KULO_SIG

总是会萌上各种各样的CP,可以暂时忘记现实里的种种压力,自娱自乐,寻找同好,只想让自己开心一下下,再多开心一下下。

一只凤梨酥:

【高刚的罪恶感】一个十分恶趣味的梗。

【方高】高队长,我是很认真的在追你哎(AU)

温耐良夜:

一个AU脑洞-北京话与湾湾腔的初级对决。


台湾警察×北京片儿警。


有空好好写一下这个故事。


个人蛮喜欢这种温情派的。


胡编乱造的。


没有任何真凭实据。




----------------------------------------




北京老城区片儿警高某在故宫门口闲逛时抓获谎称自己是丢了钱包手机的方某。




“说说吧,咋想的?装啥不好装警察?”


“警官先森我是真的有丢掉钱包哎,鹅且我真的是警员。”


“你可拉倒吧你当我不知道你在故宫门口蹲两天了啊,不知道找警察吗?”


“来的时候上司说大陆的警察会打人,就没有敢找。”


“你骗鬼呢吧,看你也一身腱子肉你还怕挨打啊?”


“不是这样的,我怕还手会被抓起来。”


“……你等会我接个电话。”




高某接完电话。


“得了,找到摸你钱包的小偷了,东西都找回来了,下午我带你去拿东西。”


“谢谢你高队长。”


“小事儿。之前的事儿对不住啊。”


“没有关系的高队长,请问您结婚了吗?”


“没有。”


“那有固定的交往对象吗?”


“没有。”


“你看我怎么样?”


“去你大爷的。”


“别酱。我也是很优秀的警员啊。”


“你丫闭嘴歇会,下午拿了钱包赶紧滚蛋。”


“高队长我是很认真的在追你哎。”


“那你也很认真的歇菜吧。”




方某回台之后,高某收到求爱信若干,拉黑电话号码若干。




一年后 台北


大陆游客高某丢了所有行李,直冲警局寻求帮助,小领导方某驱车前来慰问。


“高队长!真的是你哎!我听他们说有一个又凶又黑的大陆警察在这里我就想说是不是你!”


“卧槽。”


“高队长我已经安排人去抓小偷了,不介意的话先住在我家吧。”


“我不。”


“为什么啊?我家很干净的。”


“你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要这样嘛高队长,我很认真的在追你哎。”


“滚。”


高某离开警局,留下一片女警员的尖叫。


“那个是不是就是方sir一直喜欢的大陆警察,我的天好man哦~”




当晚方某利用职务之便从酒店把高某带出安置在自己家中。理由是怀疑高某所住酒店不够干净,来自大陆的游客会不舒服。


方警员家里大眼灯小眼。


“你丫有病吧,你家比酒店乱八万倍。”


“哪有,你看我养的蜥蜴,叫艾胖。”


“……行了,明天去补个临时身份证,我假休完了要回去了。”


“你这次来台北是要做什么?”


“旅游啊,你以为来看你的吗?”


“高警官,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是很认真的在追你。”


“你丫有话好好说别脱裤子嘿!”


“没有,我只是有点热啦。我要去换成短裤鹅已。”


“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干嘛喜欢我啊?我这年纪都能当你爹了。”


“不知道,你从人群里向我走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跟别人都不一样,就好特别。”


“行了我要睡觉了。”


“那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我会对你非常非常好的。真的。”


“有毛病吧你。睡觉。”




高某顺利回京,留下某方姓警员惆怅多日。




三个月后


高某办公室




“你丫有毛病吧。”


“就你说可以试试是什么意思。我要来问清楚啊。”


“你他妈是不是不会打电话?一言不发就跑来北京你疯了吧。”


“不是的,我很高兴。”




方某上前拥抱,门口驻足各部门警察,第二天就有“人民警察热心帮助,台湾同胞喜极而泣拥抱感谢”这样的宣传文章出现。




高某家中


“你休假?”


“嗯。”


“什么假?”


“局长说有探亲假可以休,鹅且我觉得异地不太好我打算搬来北京。”


“……”


“高队长,我是很认真的在追你。”


“……”


“现在我是很认真的喜欢你。”


“知道了,晚上带你吃炸酱面。”


“我真的很喜欢你。”


“你丫有完没完。”


“完了。”




三年后


“你大爷的又把袜子乱塞,之前谁他妈说以后活儿都他干啊?”


“狗说的。”


“然后呢。”


“汪汪汪,我想吃炸酱面。”


“你吃个屁,把地拖了。”


“你一点都不懂得珍惜人!”


“……他妈的造孽有我。”


“好了啦逗你的,我去拖地,晚上去吃炸酱面吧。”


“你怎么那么喜欢吃炸酱面?”


“因为炸酱面是你第一次带我去吃的东西啊。”


“……神经病。”




又三年后


“晚饭吃什么。再说炸酱面我抽你。”


“那就吃什么都可以。”


“……走吧,吃炸酱面。”




再三年后


“你听我这个鹅化音学的好不好。片鹅警。”


“好,你歇会吧。学不会咱就别学了成吗。”


“不行,昨天冰冰又嘲笑我,说我在北京呆这么久说话还是台湾腔。”


“挺好的,不用改。”


“是吗,不过我学会了套吃!”


“……厉害。”




三年又三年。


高老头退休了,头发也要白了,看着中年方警官还对炸酱面有着狂热的激情就觉得这孩子哪都好,就是一根筋。


方某知道后耸耸肩表示,不一根筋的话怎么会那么认真的喜欢高队长啊。是吧。




-完-



湄公河行动情感篇!我好想再次见到你!(方高)【彭于晏X张涵予】 UP主: 筑清风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62104

【獒龙】亲爱的宝贝(病娇黑化ooc,微污慎入) UP主: 高冷的黑爵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08211

ZhangJ.K.:

2015年成都公开赛双打输了之后的图
看样子这婚是没离成 在镜头面前带着奶气管自己走掉的龙仔最后不还是和跟在屁股后面的张继科一起上了车??
在我眼里这就是标准的恋情曝光图
“张继科马龙同车出行 疑似恋情坐实”,这个新闻标题我都想好了

图源:logo
不妥删 侵删

【邱杀】谈恋爱就是了不起

一个正直的堆文小号:

我现在就是废人一个,除了腻歪什么都不会写。


18岁邱x28岁玘后续,虐狗日常。没有营养,就是腻歪。


勿扰真人,希望你们吃的开心,爱你们。


可他妈了不起了。

【邱杀】瞎眼辣耳朵

一个正直的堆文小号:

一块甜饼,身残志坚的我。


杀哥那句南通话的意思是麻痹吃shi吧,听基友说是最常用的南通骂人话。


邱叔叔十一岁还捅排插这事儿是真的,待会儿放新闻截图。


就想腻歪,完全写不了别的。


惯例,勿扰真人,全是编的。杰哥打酱油,微量獒龙獒。


许昕选手说他今天快乐不起来

【邱杀】谈恋爱了不起咯?

一个正直的堆文小号:

年龄操作,18岁队员淑贞x28岁教练玘。


来自虾一只球姑娘的梗,谢谢你一直给我的评论。同时谢谢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放老师和我的基友春花。


单指导高亮出镜,请把掌声送给这位人民的好助攻,永远被闪瞎眼的吃瓜群众。


这篇文让我破了三万。


BGM :Counting stars


衣带渐宽终不悔,只为邱杀有一腿

马一个开车的方式……

reocopia:

发现最近太太们开车时候貌似连简书都不太好用了


分享一个自己用的方法,虽然有点小繁琐,但是没有出过问题2333


排除了被禁/注册小号/不小心被路人看到等等等等一系列问题


当然我也就是在别人那里学到的……发出来跟大家分享下




1.把车发成图片形式


※方式1  点击网站  changweibo.com or http://sunchateau.com/   or  http://www.taichangle.com/


              输入车,可以改字体啊什么的,搞好之后点击下面的保存图片就可以


※方式2 用PS软件自己搞成图片  ←这个比较慢……




2. 在自己的微博发布图片,不想被发现可设成“仅自己可见”


   别忘了去掉微博水印……




3.发布完成后点击“查看原图”,图片在新网址出来后右键点击“复制图片地址”←这个选项,搜狗和360浏览器都有,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_(:зゝ∠)_




4.在lof发布的时候插入超链接,粘贴的图片地址,完成~!




end




另  长微博网站网上原来不少,后来有些关了……总之不知道以上这些会坚持多久……且用且珍惜,连接挂了再去搜搜别的就好2333




打上几个最近常用的tag……



【盾冬盾无差】 《绵绵》 1

林尹:

作者说:这是我去年十月开始写的第一篇stucky文,接队二结尾,现在看来和内战时间线不符合…是我之前想象里,他们如何找回彼此的故事。不管在哪个平行宇宙,相爱着就好,在一起就好。




神盾局在国会控制下被调查,有什么意义呢,不想被查到的永远查不出来。


国会内部是不是也和神盾局一样,被九头蛇或者其他组织渗透腐朽,Steve也不知道。


Steve只知道自己是个士兵,是个战士,只想做正确的的事,过于刚正的个性让自己天生不适合计算人心。


但善于勾心斗角的特工也很棒,比如Nat,让他拿到了Bucky作为冬日战士的报告。


Steve和神盾局原来的伙伴们刚失业时,主要在做的事情就是铲除九头蛇的各方势力。


这是国会的要求,但大家也心照不宣着队长的私心。


他在寻找冬日战士,九头蛇的杀手,残忍冷酷的人形兵器,为国捐躯的巴恩斯中士,博物馆里介绍说队长童年和青年时期的挚友,Steve叫他 Bucky。


两个月来,Nat调查和伪装,Steve和Sam作战,九个九头蛇基地被摧毁。


国会得到了很多名字和资料,也有一些关于冬兵的,但没有他现在的消息,一丝头绪也没有。


Steve读过每一条关于冬兵的记录,如何找到他,截肢,注射血清,改造,训练,执行任务,洗脑,执行任务,洗脑,执行任务,洗脑……


都只读了一遍,四倍的记忆力让他过目不忘,牢记于心,而Steve心里清楚,自己没有第二遍翻开的勇气。


看不出悲伤的样子,队友们没有看到难过的表情和低落的情绪,只是队长比以前更沉默了。


任务结束后不会欢呼庆祝,队友们聚餐时也总是抱歉一笑然后走远。


Sam和Nat也忍不住想像,以为孤身一人在新世界的自己,突然发现了七十年前的好友还活着,面对站在对立面的好友,会是怎样的心情。


Sam想不出来,Nat想起了Clint,上次他被洛基控制心神,被自己揍了一顿就好了。


于是这天晚上,Nat坐到孤零零喝酒的队长旁边,问道:“你会和他动手吗?冬兵。”


“不,我不会。”美国队长的蓝眼睛望向红发美人,不严肃也不压迫的眼神,但也看不出情绪,只是稳稳的看向她,“如果Bucky要伤害人们,或者做不好的事情,我会阻止他,但我不会和他打。”


“嗯。”Nat挑挑眉,轻轻甩了甩美丽的红发,“我的意思是,男人间的友情简单又痛快,有什么矛盾,打一顿就能和好。你别太担心。”


“Nat,你真好。”Steve紧簇的眉头缓和了一点,蓝眼睛也有了温润的光泽。


红发美人却微微翻了个白眼,“只有你这个傻瓜会用很好来评价我。”


“是真的,我还以为你是来告诉我要防备Bucky,我不是说你不该对他有,嗯,不好的印象。”该死,美国队长又换上了招牌的真诚眼神,“只是你是来安慰我的,这真是太好了。你真善良。”


Nat控制不了的又飞去一计白眼,“我是那种在背后说人坏话的,向老师告状的狗腿么。虽然冬兵的确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坏印象,”说着指了指自己小腹,“但他很厉害,是很棒的对手,会令人冒冷汗的敌人,这可是衷心的夸奖。”


对挚友的夸奖让蓝眼睛又暗了下去,“对不起,Nat,你的伤,Bucky打伤了你,这都怪我…”


“嘿,这不是你的错。”Nat快速打断。


“这也不是他的错。”Steve好像要平复什么似的,闭了下眼睛又睁开。


“我知道,”Nat谅解的拍了拍Steve强壮的手臂,“我也看过冬兵的资料。”


沉默了一会。


Steve在想这确实不能怪Bucky,Bucky没有错,Bucky是被迫的,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也是受害者,但那些因为Bucky受到伤害的人呢,他们会原谅吗?想到这些,蓝眼睛越来越黯淡了。


Nat感受到气氛的沉重,准备起身,蓝眼睛又望向她提问,“叉骨有消息了吗?”


“没有,上次事件后,我们的人找不到他,他也可能是那边的人。你想他了吗?想不到你现在还会关心your Bucky以外的人。”Nat戏谑的回望。


Steve点点头,“叉骨可能认识Bucky。”在Nat微微惊讶的目光中继续说,“我在美队博物馆和Bucky父母的墓前遇到过他,还看到过他在Bucky外甥女家附近徘徊。以前他老是问我Bucky过去的事,他说很崇拜咆哮突击队,还说巴恩斯中士是他敬仰的英雄。我那时很高兴,有人喜欢Bucky,常常和他谈论。”


Nat细细弯弯的好看眉毛向中间拧紧,“没想到九头蛇的触角渗透的这么长这么深,我们和九头蛇可真紧密。难怪之前常看见你和叉骨聊得来,不过,九头蛇为什么要去祭拜冬兵父母,还看望他的家人。真是关心员工的好组织。”


“叉骨没有正式看望Bucky的家人,他只是在附近走走停停,然后就走了。”Steve解释说。


“你跟踪叉骨?”


“当然不是!那是去年圣诞,我也只是想在Bucky家人门外站一会。看看他们家的圣诞树,听听他们家的欢声笑语。只是站一小会,于是看见了叉骨,他没发现我。”Steve像是不好意思似的,声音越说越小。


Nat低头沉吟了好一会,才缓缓的说:“其他人我不知道,Tony圣诞节肯定会办party,你可以去参加。”


Steve很突然的露出温暖的笑容,“不用了,顺利的话,今年圣诞就可以和Bucky一起过了。现在才三月,圣诞前肯定可以找回Bucky的对吧。”


Nat瞟了一眼身旁微笑的男人,没有接话。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没关系的,我们是朋友。”美国队长的温柔微笑总是让人信任。


“你有想过找到冬兵之后的情况吗?找到之后,该怎么做,会发生什么?”终于问出了两个月来萦绕心头的疑惑,他们愿意陪队长找他的童年好友,但冬兵不是普通人,鬼魅般的危险杀手不会轻易受控,还为九头蛇卖过命,找到了该怎么办,会怎样,谁都不知道。


“我想过很多次,还是想不出会怎样。就像我以前想不到我会注射血清,会成为国家信仰,会失去Bucky,会冰冻七十年,会和Bucky重逢。未来总是意想不到的。但是,如果Bucky需要我,我会帮助他,Bucky愿意的话,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我会尊重他的选择和决定。当然,我不会让他伤害任何人,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他。”Steve语气惯有的温和而坚定,带着一定能做到的那种希望。


Nat还没想好怎么回,又听到Steve有点心虚却故作轻松的话,“如果Bucky不想要和我一起,也没关系。只要他能过得好就好。我要保证他好好的,我要亲眼看到。”


Nat彻底无言了,面对危险而强大的冬兵,队长担心害怕的居然只是他的挚友不要他了,不和他双宿双飞。真不知道谁的重点搞错了。“你对你亲爱的朋友可真好。”Nat翻着白眼感叹。


“我也会为了你们挡子弹,你,Sam,其他人,都是我重视的朋友。”Steve强调了一遍他“一视同仁”的友谊。


“你会为了每一个人民挡子弹的,但你不会陪我们任何一个,till the end of the line,除了your Bucky。”Nat挑着眼,含着抓住把柄的笑,直盯着平常光明坦然的蓝眼睛。


果然,真挚的友情誓词是大杀器,Steve面红耳赤却说不出一句像样的回应。


“晚安,祝你和your Bucky梦中相会。”Nat带着胜利的愉悦,走出Steve的房间。


“晚安。谢谢你,Nat。还有你,Sam,我知道你在墙外听了半个小时了。”Steve对着潇洒的红发背影致谢。


门外窜出尴尬着挠头的Sam,快速的说了一句“晚安”,立刻离开现场。


“谢谢。”金发蓝眼的男人温柔的笑着,轻声再说了一遍。


Steve一个人躺在床上,临时安全点的床既窄又薄,翻身都不太容易。


但这并不算辛苦,以前和Bucky在二战战场上,条件可要艰苦得多。好的时候还有帐篷遮风避雨,差的时候就只能裹着薄薄的睡袋和军被,靠在树根下瑟瑟发抖。


每当这时Bucky就会抿着鲜艳的嘴,绿眼睛瞪的水汪汪,自己都没发现的鼓起腮帮子,Steve总忍不在偷看,他可不敢告诉Bucky自己觉得对方生气的样子可爱极了。


当时环境多恶劣啊,但回忆里饥寒和抱怨都不见了,只记得Bucky的眼睛和星空一样明亮又美丽。


Steve很感激Nat的安慰,虽然自己不会采用和Bucky打一架来重归于好的建议。


其实他们打过了,两次。上次在神盾局,阻止洞见计划时,Bucky好像也确实有所触动,而且Bucky还把自己从海里捞了起来。


Bucky实在是善良而伟大,即使不记得自己,自己变成了他的任务,却还是凭着友谊的直觉和本能,救了自己一命。Bucky真是太好了。


他想到他和Bucky从未打过架,七十年前。


虽然男孩子们再要好,也总有拳脚相对的时候。但因为Steve当时实在太瘦弱了,常年体弱多病的模样,大概让Bucky觉得胜之不武,所以Bucky的拳头永远只打向欺负Steve的混蛋。


Steve常常在街头巷尾被找碴,Bucky总能及时出现,结局有时两个人联手打跑对方,有时两个人都被揍的挂了彩。


反正Bucky和Steve从不打架,当然也不像女孩子的友情那样黏乎乎,偶尔也会闹别扭,两个小少年各自鼓着气,谁也不和谁说话,好像比赛一样。


最长的一次两个人整整一周没有和对方说过话,结果和好的那天晚上,两个人躲在一张被子里,聊了一晚上,从学校难吃的午餐到前排女生的马尾,就像要把一个星期的空缺都补回来一样,直到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睡着。


只是每一次,每一次都是Bucky来找自己和好的。


Bucky会在校门口或者家门口等Steve,露出丝毫没有阴霾的笑容,明朗的绿眼睛,上翘的嘴角。比阳光还好看耀眼的,Bucky的快乐的笑容。


Steve看到这样的笑容就知道,他们又和好如初了。少年时代,Bucky的笑容几乎填满自己的整个世界。那个时候可真好啊。


Steve现在完全记不得当初闹别扭的原因了,一个原因都不记得,或许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事。但Steve很懊恼,自己当时为什么总坚持着自以为是的傻乎乎的固执呢,以至于每次都是Bucky先服软。


要是能重来,自己一定先低头,不,自己决不会和Bucky再产生争执了。以为自己永远失去Bucky之后,Steve有过很多类似细微末节的后悔,但值得高兴的是,现在他有了重新弥补的机会。


这实在是太幸运了,如果假装看不到重逢前Bucky身受的苦难折磨的话。


而Bucky,Bucky从未说过那些冒傻气的坚持和固执是错的,被其他人轻视和嘲笑的固执,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坚持,Bucky却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觉得对的就去坚持,Steve明白什么是对的,Steve清楚什么是值得坚持的”。


Bucky甚至说过,“Steve认为该追寻的就一定是最珍贵的,你都不知道吧,你说起你的理想的时候,眼睛里都在发光呢,不,Steve这个人都是闪闪发光的。”这样的傻话。


Steve这才意识到,自己永远坚定不疑的信念和决心,是因为Bucky的支持才茁壮成长起来的。瘦弱身躯的Steve发表鸿篇伟论时,Bucky一直都给予真诚热切的目光与鼓舞。


在自己成为美国队长之前,Bucky就像是第一代盾牌一样,给自己保护,力量和安全感。


Steve这样想着,又为自己的想法而羞愧。


怎么可以将盾牌和Bucky相提并论呢,什么都比不上Bucky,Bucky是最好的,最珍贵的。


想着想着,些微的困意袭来。


希望梦里能看到Bucky,像Nat说得那样。


希望明天醒来,就能找到Bucky。


Steve一遍遍想着Bucky,睡着了。